首页 » 学校动态 » 校园新闻

专访西外传奇校长林敏:中国国际化教育的转型,势在必行!(图)

2020-07-22

 

原创 校园风云录编辑部 WoW校园风云录 

 

新冠疫情肆虐全球,家长们开始思考,如果出国留学不再是最优选择,是不是意味着以“留学”为目的的国际学校,也就没有再读的必要了?国际化教育是不是也要即将走下神坛,渐渐退出人们的视野?

 

带着这些疑问,近日WoW校园风云录(ID:wowcampus)奔赴西外,和总校长林敏面对面交谈了这些话题,近两小时的采访,小编获益良多。现在,就让我们通过文字,一起来分享林敏校长对当下环境的理解与感悟。

 

西外总校长——林敏

 

 

林敏,国外求学教书二十载。复旦学士、英国利兹大学博士。曾任国外大学的教授博导 、系主任、校长特别助理。十五年前回国创办了一所中西融合十五年一贯制的寄宿制双语学校——上海西外外国语学校并任总校长。

 

 

在疫情发生之前,似乎所有人都对“全球化”持乐观态度,世界变得越来越趋近于“大同”,唱同样的歌,吃同样的饭,穿同样的衣服,年轻人根本不会有任何隔阂,甚至可能还讲同一种语言,英语就变成普遍语言了。

 

但是,一场疫情让“全球化进程”踩了急刹车,未来之路,扑朔迷离。中美间的竞争,美国对中国的打压,美国本土人民对华人的误解和歧视,使得人们对全球化不再这么乐观,

 

在林校的判断下,疫情的不确定性将持续伴随我们未来3-5年,甚至更长的时间。新冠疫情对世界的影响将是深远的,未来社会的交往模式也会随之发生变化。

 

现在美国的疫情形势很严峻,我们要做好长期抗疫的准备。这个会对我们整个国际化教育会产生很大的影响。是否还会有那么多学生选择出国留学,特别是低龄的初中生或高中生。

 

很多西方人并不重视防疫,而中国人在这方面小心谨慎,觉得人命大于天,很多家长不愿意把孩子送去国外承担得病的风险,甚至很多已经出国的留学生也想方设法回国躲避,线上教学可能成为国外的大学,甚至中学未来的趋势。

 

在这种情况下,离校的远近变得不那么重要了,更加灵活的留学方式或将诞生!

 

林校试想了一种可能,将来会在一个学位项目中,有1~2年的时间,学生是在国外学习,而其余时间回到国内学习。这并非没有根据的臆想,类似的情况今年已有先例:不少纽约大学的留学生,因疫情影响,将在上海纽约大学就读。

 

在未来,这样的国际合作模式将越来越多。而留学模式的变化,也倒逼中国的国际化教育不得不加快转型的步伐。

 

中国的国际化教育

未来将如何转型?

 

 

提及国内国际化教育的转型,林校坚定地指出,无论人们愿意与否,转型势在必行,且迫在眉睫!

 

当下,美国已对中国留学生部分专业设置了限制:与军事科技、人工智能、材料科学等有关的专业留学都变得非常困难。

 

但需要指出的是,林校认为不可“矫枉过正”,即使有这些客观条件的变化,也不代表国际化教育就要被全盘推翻,继续回到纯粹的本土课程。我们应当设法在本土课程和国际化教育之间找到一处“平衡点”。

 

国际化教育不可能不做。

 

中国,正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和压力,国人更应该做好国际化教育。

 

这是为什么呢?林校一语道破其中玄机:因为在未来的世界,中国一定是一个不可忽视的、具有全球责任感的领导者,中国要在世界上发挥重要作用,必须要有一批真正的国际化人才。

 

中国不可能和世界“脱轨”,回到自给自足、不与世界交流的时代。

 

我们需要了解世界最先进的科学技术、人文发展,否则国家的核心竞争力会越来越弱。

 

无论是学生、家长还是国际教育从业者都必须清楚:国际化教育不能放弃。但是国际化的大环境改变,国内的小环境也会改变。在疫情的大前提下,传统的国际化教育模式将会遇到挑战和压力。

 

面对挑战和压力,国际化教育那要怎么改?林校和WoW校园风云录(ID:wowcampus)的小编提到,他自己做了十几年国际化教育,从办学第一年就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 

会有这样的思考,也是因为和林校的背景有关。

 

我们和现在的年轻人不一样,我们看到了中国社会在这最近四五十年的变化,知道我们从哪里来,现在在哪里,未来要往哪里去。”

 

林校坦言,他自己就是国际化教育的受益者。但他那时的国际化教育和现在学生感受到的氛围的是不一样的。

 

在林校结束高中生涯后,是先在南汇的农场上待了三年,恢复高考后才考上复旦,4年后于1982年出国。

 

 

现在我们看到的国际化教育,第一阶段是模仿与引进,比如引进A Level课程、IB课程、AP课程等等,这就好比中国的改革开放一样。

 

第一阶段我们走得挺好:中国现在有不少这样的国际化学校,学生也从中受益,教学模式也确实产生了变化,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最早的外国人学校开始,到最近十多年,国际化学校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。

 

第二个阶段,是林校以及其他国际化教育领跑者正在探索的:要做中西融合的学校,学习中西方教育优秀的地方。

 

林校指出,在国内的国际化学校里,学生们应该学好中文,要有中国人的身份认同,也要学习中国教育中扎实的学科基础和学习习惯培养;不要将中国教育中踏实的部分抛弃,再结合西方教育在创造和探究方面的优势,个性化教学,对学生鼓励支持,让学生找到自己的优点。

 

“这些我们学校已经在做了,而且做得还不错。”提及以上这几点时,作为西外校长的林校很自豪的说,“而接下来,就是在此基础上要有进一步的发展。”

 

将来中国的学生,需要一种多元化的升学途径。林校认为现在学生并不是学了国际课程就必须要出国,没有其他路可走,因为现在由于一些客观原因,中国学生未来的出国学习会遇到很大障碍和阻力。

 

中国的国际化教育,应该做成既能留得下来又能走得出去”的模式。林校再一次拿自己做例子说道,“我当年出国时也没有读过国际学校,不是也走出去了吗?那个时候都能国际化,更何况现在的条件?现在我们应该做的事,是思考怎么在中国课程的框架下融入国际化教育,因为要能参加高考,必须要有中国课程的框架。”

 

在中国国家课程的框架下,要如何加入西方的优质课程资源?这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课题。

 

林校提及,在西方的科学课程中,有很多能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,国外的stem是基于项目的教学模式,探究性很强,而科学学科在国内的高中课程中,却是分科教学的。

 

我们能否在分科考试的基础上,将这些优质教学模式也融入进来呢?

 

本土课程国际化

双通道实验班来了!

 

 

华为的芯片被卡住脖子,中国的国际化教育也会遇到“卡脖子”问题。

 

就好比华为的芯片被断供一样。中国的国际化教育“被断供”怎么办?例如:A Level不能在中国考了,或者以后AP、IB不能再中国考了要怎么办?

 

中国的国际化教育,不应该完全依靠国外,核心知识内容可以参考,但教学方法,教育模式要自己来建构。

 

林校提到,目前想做的,是中国的国际化教育的本土化探索。

 

这需要和一批老师一起坐下来,一门课一门课地做研究。以前在西外,国内部和国际部两个部是分开各做各的,现在这两个部的老师,同一学科的要在一起备课,思考怎么在中西融合的中国国际化课程框架下,既能保证高考质量,又不要变成传统版本的教学。

 

这需要做到以下三点:

 

第一就是教学方法的改变:拿理科做例子,教学内容国内外是大同小异的,但在教学方法上却有不同,西方的教学更活,和实实在在的生活结合更紧密,而国内更加逻辑化,理性化。

 

此外,师生的教与学之间,课堂的结构和流程能不能有变化?是先教后学还是先学后教?先教后学是中国传统的做法,先学后教就是培养学生自主探究的能力了,等于是反转课堂,让学生来提出问题,学生自己去探讨。

 

第二就是中外教学内容的整合:有不同内容的如何互补,有相同内容的怎么整合?将基本训练和思维能力培养结合在一起,不要中方的归中方,西方的归西方。

 

第三就是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:这不是一个学科的基础能力,但对学科未来发展很重要,是从高中过渡到大学的基本素养。这点林校觉得可以通过英语教学来实现。

 

英语教学的目的不是为了考试,不光是把英语当成工具在学,而是要把英语当成批判性思维的载体。国内的英语教学太注重语言上的学习,将精力用在了语法,句子结构上。

 

其实,英语最重要的是培养思维能力,选择的文本要多元,要有深度的人文、社会、历史、政治的综合。现在中国的英语教学,都只是表面的会话,没有深度。

 

学生们需要的是学术英语,是将逻辑、批判性思维和语言学习紧密结合。

 

现在很多海外留学的初高中生回来后,要重新在国内上学,那他们能进什么样的学校呢?

 

传统的公办学校肯定进不了,但现有的所谓国际化学校,如果只有一条“留学”的出路,学生也不愿意回来。毕竟最终反正都是要在国外读大学的,即使回来了也只能出去。一旦不想出去,也不能参加高考。

 

所以林校想到的是,如果要做好国际化教育,在这个情境下,一定要给学生和家长提供双通道。

 

这个双通道指的是什么呢?就是上文林校所提及的,要留得下来也能出得去。

 

因此,林校在和高中国内部、高中国际部的几个教学骨干讨论过——想要组建一个双通道”实验班

 

 

 

在这个班,就能做到上文提及的既能保证高考质量,又不要变成传统版本的教学”。

 

 

“双通道”实验班的学生们会在高中的第一年,就一门不漏地学好国内高中高一的课程。等级考、语数外这些核心课程也会一一学好。

 

 

这个班的英语教学,不能光停留在语言上,是学术内容和语言的深度整合,是一个大人文综合课。聚焦学生学术思考力和批判分析力、要广泛接触各种英语文本,将视听、阅读、写作、基于学科知识与深层思辨的交流、沟通与表达能力作为课程目标。这个班的科学课程,会结合西方的科学课,学习科学思想、科学方法的特色。结合stem、steam这些理念,理解科学最本质的东西,提高动手能力、实践能力、创新能力。

 

 

“双通道”实验班的数学课,除了要教中国高中的数学之外,再补充一些A Level、AP的数学课程。如果学有余力,在寒暑假再加一些西方的优质课程,把两块课程真正结合起来。

 

 

要读这个课程,对学生的要求就会很高,对老师要求一样也是很高。

 

林校还着重强调了这么一点,“双通道”并不是权宜之计,而是一种探讨,可能以后就没有“国内高中”、“国际高中”之分了,只会有一个“高中”。就是既可以高考,也可以出国,既能考藤校也能考北大清华的“高中”。

 

林校想要走的就是这一条道路,把国外教育中好的内容,打碎了融合到国内的国家课程里。所以教法要变,师生关系要变,教学目标也要变,那学生的学习过程也会改变,思考模式最终才会改变。学生才会有真正的国际教育的核心竞争力,才会有真正的国际素养。

 

以前没有国际课程的时候,中国一些从重点中学毕业的优秀学生或者本科生到国外读大学,也读得不错,这说明中国的基础教育是经得起检验的,我们应该对自己的教育有自信。保留住优点,继续不断改善提高。

 

双通道实验班

招生门槛高不高?

 

 

林校坚信,双通道模式将会是未来的大趋势。

 

在双通道课程模式下,学生保留国内的学籍,可以参加高考;如果要出国,考个托福就能出去,因为中国的数学、物理、化学国外都是认可的。

 

这样的学生未来在海外,英语不会差,数理化也不会差,再加上批判性思维能力,比如我们现在有演讲课、辩论课、表演课,这些课程都能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。

 

只有学科素养是不够的,把这些课程和考试科目融合在一起,培养学生的核心素养和能力,这些能力是高于学科素养的。

 

林校提到的这个“双通道”实验班,选择学生没有具体的标准,主要要看三条:

 

  • 第一条,是基础知识,就是中考的几门课程;
  • 第二条,是学生要有志向,对未来发展有自己的看法,要对自己的发展有思考。西外很喜欢有个性,有想法的孩子;
  • 第三条,是要心地善良,眼光高远的学生,要合群,有团队意识,学会分享,能与人共处。

 

通过这三条,学校也会在面试学生多加观察,校方最喜欢的就是有智商、情商、社会商都好的孩子。

 

同时,林校也建议学生家长也应该多宽容,不要在乎一时的得失,而要看到长远的竞争力。孩子不一定每样都好,只要有特色,学校也会接受。

 

让更多元的学生一起学习,发扬各自的长处,这才是一所好的学校应该做的。

 

 

在采访的最后,林校提及学校曾经组织学生去参观酒泉卫星发射基地,西外师生站立在高耸入云的火箭发射塔下感叹——这里,见证了历史的风起云涌;这里,见证了中国第一颗卫星、第一艘宇宙飞船的发射升空!

 

回望新中国成立初期,建国不过数年,神州大地满目疮痍,整个社会还处于一穷二白之下,而像原子弹这些需要自主探究研发的高科技,虽然可能有些超前,但最终还是“咬咬牙”去做了,这是老一辈领导人们的“大智慧”。

 

中国人现在最需要的是这种精神,当年“两弹一星”的功臣们大都是留英留美,在建国前后克服千难万阻归国的留学生,所以,中国的国际化教育,要培养的是有“华夏之志”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优秀成员。

 

时至今日,要做“双通道”实验班,一样也是非常的困难。对于西外,校园内原本就有国内班、国际课程班。而当下,家长们迫切希望能有一个介于两者之间的选择,“双通道”实验班应运而生。

 

未来之路,势必艰辛,但林校带领下的西外人依然会“咬咬牙”做下去,因为他们坚信这是国际化教育未来的大势所趋,转型就要从这一刻开始!